云顶娱乐app官网猎食台湾科技业 揭祕神祕紫光集团赵伟国

2020-02-03 作者:通讯产品   |   浏览(99)

不合作,最终我们会赢联发科,因为我们钱多嘛!记者专访时说这句话的人,他挖走了华亚科董事长高启全,再砸下194亿元入股力成,成为全球最大记忆体封测厂的最大股东;建议中国政府台湾如不开放,就禁止台湾半导体产品在中国销售;第一次来台湾,就放话要并下联发科。

开栏语:每到年末,敏感的投资者都会四处打听,哪家上市公司有资产重组计划,哪家上市公司有重大并购事宜。这是因为,上市公司的这些重大资产并购事宜都会对其未来业绩增长增添变数。随着中国经济的升级转型和上市公司自身实力的不断增强,这些重大资产并购的金额也是越来越大。为此,《证券日报》梳理了一下今年以来上市公司超过百亿元数量级的并购事宜,希望能对投资者的年末投资提供参考。

他是赵伟国。

如果不是两年在集成电路领域掀起多笔大规模并购,以及在资本市场抛出A股市场金额最高的定增预案,作为“清华系”幕后的掌舵人的赵伟国或许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为资本市场的话题人物。

紫光集团以前主打生医、地产,默默无闻

短短两年内,以紫光为平台的清华系在资本市场接二连三掀起总金额百亿级的大规模并购,并开始推动金额达800亿元的“史级”定增。

2年前紫光集团只不过是一家兜售扫描器和中草药饮品的公司,但是现在没人再说紫光集团没没无闻。2周前他刚砸下1000亿元新台币,购并全球硬碟机大厂威腾,再跟威腾合作,用近6000亿元新台币买下记忆体大厂新帝。他接受《富比世》杂志采访时形容自己:我动作很快,就像一只饿虎。

在赵伟国为幕后推手的多项并购扩张后,清华系以同方国芯为开端,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整合。然而在这一系列的动作的背后,净资产不到30亿元的同方国芯,拿什么来推动如此天量规模定增,百亿元投入存储芯片市场在如今的资本市场又能否得到认可,成为这场巨额并购的最大悬念。

11月3日,他在深圳五洲宾馆,接受本刊2个半小时专访。赵伟国11岁之前,只是新疆草原上的牧童,我的童年都在喂猪和养羊。1985年,赵伟国考上清华大学,彻底翻转这个乡下穷小子的命运。赵伟国曾回忆,大三时,同学的父亲从台湾带回《矽谷热》这本书,赵伟国被苹果和惠普创业的故事打动,想像自己有一天能做一个产品,卖到全世界。

“饿虎捕食”两年吞下五家巨头

04年时,他只是清华同方旗下一个电子公司的总经理,离开4年后重回清华,就累积雄厚资本,取得清华紫光经营权。为何他能累积巨额财富?赵伟国的答案是,当时进入房地产产业就像抢钱一样,他回忆他带100万元人民币去新疆,回来的时候已经赚到45亿人民币的巨资,获利4500倍!我现在在新疆还有房子在盖,估计要卖10年。赵伟国说。

“一旦出手,饿虎捕食。”对于自己的投资风格,在资本市场潜伏多年的赵伟国如此评价。

现在他有2个身分,一个是紫光集团董事长,是中国多家公司的主要股东,包括同方、银润投资、TCL集团和紫光股份,按11月3日股价计算,能影响的公司市值超过2900亿元新台币。

两年间,赵伟国频频在并购市场出手,以尖锐的目光迅速掀起多场并购,其并购的对象几乎无一例外是来芯片行业产业链已具规模或正在潜伏却快速成长的佼佼者。同方国芯正是这样一位佼佼者。

另一个是健坤投资集团董事长,这家公司持有紫光集团49%股权,赵伟国持股7成。彭博估计他的身价约20亿美元。

紫光系第一次正式踏入芯片领域的事件是其对展讯的一笔并购。2013年6月份,主攻地产开发、IT分销等产业的紫光集团突然向在美国资本市场不温不火、市盈率长期在10倍以下的展讯通信发出现金收购邀约。7月中旬,双方宣布最终收购价格为每股美国存托股份31美元,收购总价约18亿美元。这一看似在业务上毫无关系的两家企业之间的收购,引发外界诸多猜测。而展讯通信一度被业内认为是有意通过私有化而回归国内A股市场,从而扩大融资规模。

清华帮势力庞大,胡锦涛、习近平都是校友

那时,中国芯片企业仅有不足20家,真正能站住脚跟的只有海思和展讯通信两家。在紫光收购展讯之前,没有人想到其会跟芯片有关系。彼时的紫光还只是在芯片领域站在路口的“门外汉”。

紫光集团并未公开上市,赵伟国绝口不提紫光的财务数字。言谈中,赵伟国一再提到不管房地产、网路、半导体都是资本市场,只要能共利,就能赚钱,记者问他,那会不会泡沫化?他睁大眼睛回答,有泡沫才有钱赚呀!

当大多数人还未回过味来的时候,也仅有四个月的时间,紫光系就在芯片领域开始发起新一轮进攻。紫光集团又向锐迪科发出现金收购要约,打败浦东科投每股15.5美元的报价,最终紫光以每股美国存托股份18.5美元的价格、以约9.1亿美元收购总价拿下在中国本土芯片设计领域排名第三的锐迪科。就这样,紫光系包揽了芯片设计企业前三名中的二名。当时两家企业合并后的年产值将达 15亿美元,紫光系借此挤进全球芯片设计企业前20名。即便如此,中国芯片企业还是因为规模过小、过于分散,而在国际市场无法显山露水。

谈到联发科,他突然强硬起来,他说价格战如此激烈,展讯可以不赚钱,联发科能不赚钱吗?因为我的资本比他强大,我每年可以赔钱,我可以一直赔??联发科会赔掉更多钱,他慢慢就受不了。

赵伟国的野心也不止于此。在完成对锐迪科微电子公司的收购后,通过整合,紫光系形成紫光集成电路产业体系。随后,紫光又获英特尔90亿元注资,通过与英特尔的联手,紫光集团得到英特尔架构和通信技术的手机解决方案。今年2月份,紫光集团旗下的紫光通信斥资10亿元认购带有军工色彩的TCL4.8亿股,持有其3.92%的股权从而成为第三大股东;两个月后,由紫光集团领衔的上述投资主体,再次出手买下沈阳机床21.52%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今年5月份,紫光再次对极具潜力却有着巨大内部矛盾的惠普旗下华三进行了收购;10月份,紫光集团再次以6亿美元认购台湾“封测三哥”力成科技发行的2.59亿股私募,持股25%,成为其最大股东。

资本家,可能只是赵伟国其中一个身分,《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直接问他,你是不是政府的白手套。因为紫光集团看似有49%的股份是民间资本,但却都掌握在和政府关系良好的赵伟国手里。

从芯片制造、芯片设计再到芯片封装及其他存储产业,赵伟国没有放弃任何一个环节。在与美光科技、东芝等多家存储芯片产业大鳄传出“绯闻”之际,近日,紫光股份以约合240亿元、每股92.50美元的价格认购西部数据股份,从而持有西部数据约15%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11月30日,紫光集团子公司紫光股份宣布与西部数据成立合资公司,共同销售西部数据现有的资料中心储存系统,并研发针对大陆市场的资料中心储存解决方案。至此,紫光系几乎“承包”了储存芯片的全产业链。而这一切都要得益于幕后操手--赵伟国。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并购,使赵伟国成为近两年芯片产业中名字最为响亮的并购者。

与胡锦涛儿子经历高度重叠

“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开始面临来自资本市场对收入增长以及获得可预期利润的压力。芯片公司光靠自身规模很难发展,需要通过并购来扩张。围绕这一产业链的并购还在加速。”此前,赵伟国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路透更直接,报导08年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之子胡海峰,升任紫光集团母公司清华控股党委书记,次年紫光控股就进行改组,就是这年赵伟国突然入主紫光集团,而且胡海峰曾在同方集团任职多年,两个人是同事,他跟胡海峰的经历高度重叠。

同方国芯是不是终点,恐怕只有赵伟国自己知道。紫光频频收购的背后,是赵伟国建成一家中国“inter”大家庭的野心。如今看来,紫光一系列的并购策略,似乎都在为其同方国芯的定增重组的前奏。

但赵伟国说他跟胡海峰是同事,不是太熟,他还说,我的朋友里没有领导,再三否认自己和政府官员有私人关系。中国为何要建立高科技红色供应链?去年,中国政府投资1300多亿元人民币成立大基金,投资半导体产业。紫光集团的下一步,是结合国家资金和金融市场的资本,打造一个3000亿元规模的基金,扩张中国在半导体产业的影响力。

大规模重组并购案背后

台湾凌阳与矽统合资的传芯公司,也已确定卖给紫光集团下的锐迪科公司,一样维持在台湾研发及营运的模式。换句话说,愈来愈多台湾高科技公司,会换成中国老板,赵伟国就是推动这股潮流的关键人物。

近期在资本市场掀起风浪的同方国芯的定增重组,无疑是清华系在资本市场的最大手笔。

台湾必须严肃面对IC产业是否对中国开放的议题,若不会失去主控权,让台湾产业与中国虎共处,在中国半导体产业链崛起的机会中,抢进一席之地,仍是值得考虑的选项。

此前,同方股份公告称,为配合清华产业调整和改革的整体部署,公司将持有的同方国芯部分股权出售给紫光集团,引起业内关注。

此后这一重组逐步明朗化。11月3日,同方股份再次公告称,公司为配合清华产业调整和改革的整体部署,拟以70.12亿元总价,将公司持有的同方国芯36.39%的股权出售给紫光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紫光春华。

目前,清华系在迅速变换阵营,将同方国芯划归紫光集团。同时赵伟国加速在把境外存储业务打包装入同方国芯上市。

“现在存储芯片业务大部分都放到同方国芯去了。只有展讯和锐迪科目前暂时不确定未来会去哪。”紫光内部人士透露。

一个庞大的紫光帝国正在酝酿,同方国芯的进入,加速了这一帝国的壮大。

在国家加大对集成电路产业投入的大背景下,清华系加速了整合动作:解决同业竞争、厘清资产关系,同步扩张做大资产规模。同方方面表示,此次整合是经过与清华控股进一步沟通,清华控股为进一步落实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的精神,对其经营资产进行战略重组和产业布局调整,涉及对下属集成电路产业公司间业务和资产实施重组。

而同方国芯成为这场重组的核心,紫光集团顺利入股之后,同方国芯将成为清华控股旗下集成电路产业整合平台。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贺在华认为,清华控股正将集成电路业务汇聚到紫光集团旗下,同时同方股份也将持有的同方国芯的36.39%股份出售给紫光集团下的全资子公司紫光春华。主要是因为清华系大力扩张后,为避免业务重叠,急需整理资产结构,未来紫光集团将从入主同方国芯开始,一步步整理旗下资产,打造集成电路领域的世界级芯片公司。

目前,同方国芯布局重点在终端芯片、军工芯片、DRAM等领域,而紫光收购同方国芯股权后,其旗下NandFlash、智能终端射频放大器、连接芯片、电视芯片等资产或将与同方国芯布局产业整合,从而将成为最大、产业链最为健全的集成电路产业平台。亦有传言称,紫光集团意欲“做大”同方国芯,将旗下尚未证券化的展讯通信等资产注入该公司。

对于两年并购金额达百亿元的资金从何处来。赵伟国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紫光并购的钱主要来自金融机构、科技产业投资基金、紫光集团

自身的积累、他个人及团队和一些朋友的钱。亦有接近紫光人士透露:“近年来,在二级市场的投资敏锐眼光,让紫光系相关受益人收获颇丰,而此次对定增的推动资金或有一部分来于此。”

今年5月份,停牌近半年之久的紫光股份发布定增方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5亿元,用以收购香港华三等三家企业的部分股权。复牌后,紫光股份连收16个一字涨停板,股价一路上涨至新高的139元,是复牌前股价29.2元的近五倍。

对此,同方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早期,中国LED、LCD、半导体受海外封锁最为严重。到目前为止,半导体还在被封锁,而中国原有芯片企业的知识产权相对较弱,在高端芯片领域受制海外力量。而如今,通过并购来打破这种封锁是有利途径。但半导体是需要大量资金的产业,动则百亿元的定增就不那么难理解。”

紫光系进入“健坤时代”

在赵伟国通过旗下的多个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上频频发起交易总额达百亿美元的并购之后,其开始向市场抛出同方国芯的八百亿元定增计划。如果此次定增方案成功,同方国芯将超越2011年盐湖股份774.84亿元的定增,成为规模最大的定增重组案,创下A股历史上的新纪录。而同方国芯也受到这个消息影响,一度连续走出七个涨停板。

根据同方国芯公告,其拟以27.04元/股发行29.59亿股,向实际控制人清华控股旗下九名对象发行股份,募资金额800亿元投向集成电路业务。其中600亿元拟投入存储芯片工厂,37.9亿元拟收购台湾力成25%股权,162亿元拟投入对芯片产业链上下游的公司的收购。此次同方国芯定增方案中有600亿元定增资金用于存储芯片工厂建设。

贺在华表示:“历史上少有如此有规模的重组案,有两方面启示:一方面产业、资本相结合,共同推动我国芯片行业发展,改变我国芯片行业长期被国外垄断的局面,由国外进口转为本土生产,降低芯片引用成本;另一方面同方国芯的此次重组并购案给予其他企业启示,产业发展光靠国家支持和自己企业资本积累是不够的,还需要多加引进资本,促进企业发展。”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官网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云顶娱乐app官网猎食台湾科技业 揭祕神祕紫光集团赵伟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