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非银支付立规矩 成银网合作大方圆

2020-03-25 作者:通讯产品   |   浏览(72)

,1995年,世界第一家网络银行在美国诞生,互联网金融拉开序幕。如今,各主要经济体互联网金融更是方兴未艾,如火如荼。至于我国,有关互联网金融讨论与行动更可谓热火朝天,而有关看法又可谓众说纷纭,做法也多少有些各自为战。典型的互联网金融战国时代。究竟应该怎么看怎么做互联网金融?笔者曾于上月在莫干山改革论坛上发表过一个演讲,现整理出来,也参与这场互联网金融百家争鸣吧!

摘要: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杨再平 7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业界引发了广泛的讨论。作为重要业务攸关方,中国银行业当然不能没有自己的声音。综合广大会员单...

图为杨再平发言(资料图)

    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  杨再平

让银行家们彻夜难眠的互联网金融革命

    7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业界引发了广泛的讨论。作为重要业务攸关方,中国银行业当然不能没有自己的声音。综合广大会员单位的意见,我们认为,《办法》为非银行支付业务立规矩正其当时,而立规矩本身并非最终目的,最终目的应在于“成银网合作大方圆”。两言以敝之:为非银支付立规矩,成银网合作大方圆。本文即围绕这两句话来展开论说。

互联网金融,顾名思义,即运用互联网技术与精神提供系列金融服务的新型金融。其新型非同小可,并非一般,而是具有革命性的新型。换言之,互联网金融的出现及发展是一次金融革命,我们不妨称之为互联网金融革命。其革命对象无疑即传统金融业。诚如比尔盖茨上世纪中后期所预言的:21世纪传统商业银行将成为一群灭绝的恐龙。何以如此?

    银行与支付之不解之缘

其一,互联网之虚拟网点网络可很大程度替代银行之物理网点网络 。网点多,网络覆盖范围大,是传统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基础设施优势,业界通常称之为水泥砖头优势。由于打造这样的基础设施并非易事,耗时耗物不说,增加一个网点,尤其是跨区域增加网点,获得监管部门准入,困难重重,因而哪家银行拥有了网点网络或水泥砖头优势,哪家银行就拥有了做大做强的基础。而互联网的出现和发展,其虚拟网点网络却可很大程度替代银行之物理网点网络,键盘鼠标优势让其水泥砖头优势不再,至少不再那样优势,这就从根本上动摇了传统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基础优势。正是这一替代效应,让互联网成为进入银行业的不速之客或抢食者。正如一位美国银行家本世纪初始所言:虚拟市场业务正在吞食实体业务。

    早期银行的萌芽,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由于当时社会的封建割据,货币制度混乱,各国商人所携带的铸币形状、成色、重量各不相同,为了适应贸易发展的需要,必须进行货币兑换。于是,单纯从事货币兑换业务并从中收取手续费的专业货币商便开始出现和发展了。随着异地交易和国际贸易的不断发展,来自各地的商人们为了避免长途携带货币带来的麻烦和风险,开始把自己的货币存放在专业货币商处,委托其办理汇兑与支付。此时,专业货币商已经体现出银行最基本的职能:信用中介职能与支付职能。前资本主义时期,银行主要发挥交易中介职能,满足商人兑换货币的需要。工业革命之后,银行开始转向信用中介业务。20世纪80代以来,资本市场和金融创新的繁荣带来脱媒化趋势,迫使银行更加重视现代金融服务中介职能。从国外银行发展的历史可以看出,银行发展初期的汇兑、贷款、支付等一些基本功能至今仍是其核心职能。即使在资本市场较为发达的经济体中,银行的信用中介职能、支付职能仍不可替代。

    我国银行的雏形是明代出现的钱庄,起源于银钱兑换。明朝末期,钱庄已成为一种独立经营的金融组织,不仅经营兑换,还办理贷款。清朝初期,钱庄业务愈加活跃,除了具有兑换职能外,还具有存、放、汇和保管保证等职能,并发行钱票和其他票券,成为该时期的主要金融机构。1897年,我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成立。该行成立之初,就被清廷许可发行银元、银两两种货币,还获得代收库银、整理币制之权。建国后,银行进入大统一时代,银行不划分专业系统,各个银行都作为中国人民银行内部的一个组成部分,从而使中国人民银行成为既办理存款、贷款和汇兑业务的商业银行,又担负着国家宏观调控职能的中央银行。1979年后,我国银行业经历体系重建阶段、扩大发展阶段及深化改革阶段,开始向现代银行体系转变,中国人民银行专门行使中央银行的职能,商业银行银行担负起信用中介、支付中介、信用创造及金融服务等职能。

    由此可见,银行自从它产生的那天起,就具有天然的信用中介职能与支付职能。信用中介职能是银行最基本、最能反映其经营活动特征的职能。支付中介职能则是银行最传统的职能,可谓与银行具有天然不解之缘。

    非银支付迅猛发展及其积极作用

    2010年,中国人民银行规定,非金融机构提供支付服务应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2011年,中国人民银行发放了第一批《支付业务许可证》。目前,获得支付许可证的非银行支付机构数量近300家。2014年,我国非银行互联网支付交易规模超8万亿元,同比增长50.3%;非银行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近6万亿元,同比增长 391%。

    我国非银行支付机构迅猛发展,呈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态势,主要是其迎合了电子商务同步交换的市场需求,它是买卖双方在缺乏信用保障或法律支持的情况下的资金支付“中间平台”,运作的实质是在买卖双方之间设立中间过渡账户,使汇转款项实现可控性停顿,只有双方意见达成一致才能决定资金去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借助互联网、移动通信等技术广泛地参与各类支付服务,以多样化、个性化的产品满足了银行现有资源难以覆盖的客户群体的支付需求,并且成为现代支付体系中活跃的、颇具发展潜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诸如支付宝、微信支付、快钱等机构,已将业务触角延伸到了购物、旅游、航空机票以及金融保险等多个行业。

    非银行支付机构拓展的金融服务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传统银行长期忽视的碎片化、零星化业务,为社会提供小额、快捷、便民的小微支付服务,在服务小微企业和大众消费者、促进普惠金融发展发挥了十分积极的作用。非银行支付之所以为小微企业和大众消费者所接受甚至青睐,很重要的一点即其注重满足他们便捷性需求的特点。非银行支付机构充分发挥互联网金融高效、便捷、普惠的特点,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和支持“三农”。非银行支付机构由于其网点布局广泛、深入农村和社区等特点,也成为涉农金融服务的一支力量。如:拉卡拉已有针对性地推出“惠农通”业务,其中有涉农金融、助农取款、农家惠等便民措施。

    非银行支付的重要生存基础即是其创新。非银行支付机构为小微企业提供超低门槛、超高灵活性的创新型融资服务,旨在通过信息化的方式切实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同时,非银行支付通过与银行的账户相对接,延伸出了支付链条,丰富了支付服务方式,拓展了支付业务的广度和深度。比如,支付宝利用手机客户端扫描代表对方身份与账户信息的二维码,即可利用手机转账功能完成付款;腾讯公司利用财付通和微信相融合,实现摇一摇转账、二维码支付和微生活会员卡等服务。

    非银支付越界及其风险不可小视

    但同时也应看到,非银行支付机构的业务领域不断外延,逐渐超出了其支付通道的本质,这不能不引起严重关注。

    在国际上,非银行支付机构就是充当一个帮助资金在不同银行体系里划转的工具,本身是不碰钱的。但是在我国,非银行支付机构已经不满足于做简单的通道业务,逐渐把触角伸向了隐性的资金账户服务,从事着类银行、类银联,甚至类证券等业务。非银行支付机构在助推银行结算业务、电子银行业务向广度和深度拓展的同时,在很大程度上对银行的基础支付功能、传统中间业务领域、潜在客户和存贷款、系统安全运行和未来创新发展构成威胁和挑战。非银行支付机构通过业务领域的不断延伸,对银行支付结算市场份额进行抢占,替代了其大量中间业务。很多非银行支付机构通过开设虚拟账户,吸收众多客户的资金,再以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名义在银行开立账户,于是非银行支付机构成了一个吸收存款的机构。

    更为严重的是,非银行支付机构业务风险隐患增多、行业鱼龙混杂、发展良莠不齐等问题逐渐暴露。

    一是个人与信用卡信息风险。非银行支付机构培育和积累的客户群体庞大,掌握了客户大量真实身份信息诸如证件号码、手机号码等,同时还掌握了客户大量银行卡敏感信息诸如银行卡号、卡片验证码、卡片有效期、个人标识码等,但是在客户信息安全保护方面,却明显薄弱于银行管理体系,存在极大的客户信息暴露隐患。2015年,我国某非银行支付机构违规留存客户银行卡敏感信息,引发了大规模的银行卡信息泄露和盗刷事件。

    二是交易及资金安全风险。非银行支付机构以二级商户数量繁多、无法获取二级商户交易信息或接口改造成本高、周期长为由,拒不执行监管规定。非银行支付机构通过大商户接入银行或清算机系统构,以大商户名称及编号替代实际提供商品或服务的二级商户名称与编号,不向银行报送完整的交易信息,使得银行根本无法监控每笔交易的来源、资金流向、商户真实信息等,只能被动地为非银行支付机构提供清算服务,实际已造成了商户管理与客户资金使用均处于无监控状态。同时,非银行支付机构这种行为助长了收单市场中不良商户虚假交易、套码交易、套现交易、洗钱等违规行为。非银行支付机构本身不受相关金融监管规定的规范,但其非但不主动承担打击套现、洗钱等违规交易行为的社会责任,还阻碍银行履行相应的义务,对银行卡交易及资金安全造成了不良影响和安全隐患。

    三是支付体系安全风险。非银行支付机构的产品设计、风险管理水平良莠不齐、差异巨大。绝大多数非银行支付机构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甚至部分还存在着洗钱、套现等行为。已开通快捷支付的部分非银行支付机构在银行频繁出现资金被盗的风险案件。快捷支付业务风险的迅速蔓延,对客户资金安全带来巨大隐患,极大损害客户利益;同时极易形成支付体系的系统性风险,最终不可避免地影响支付行业的整体发展。

    四是流动性风险。非银行支付机构对流动性风险有放大效应,其虚拟账户的产生使互联网金融逃出了传统金融流动性监管的体系,甚至有可能摆脱真实货币的约束,从而增大了潜在风险。银行为防范流动性风险有着严格的管控标准,如流动性比率高于25%、核心负债依存度大于60%、流动性缺口率大于-10%等。而非银行支付机构却缺乏内部有效的流动性风险防范体系,无法参与银行间市场,得不到央行的紧急支持,一旦风险爆发,将难以应付,将对互联网金融带来致命打击。

    五是影响货币政策执行效果。非银行支付机构可以通过划拨在各银行所开设账户的资金,实现内部的资金轧清,从而轻易绕开人民银行支付清算体系的监控。非银行支付机构的清算职能给央行统计基础货币量、有效开展货币政策调控带来了极大的挑战,更对维护支付体系安全、防范系统性风险带来负效应。清算结算功能是金融体系最基础的功能,有严格的牌照管理和准入限制。非银行支付机构从事清算业务,也必须获得牌照。

    为非银支付立规矩正当其时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官网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为非银支付立规矩 成银网合作大方圆

关键词: